人又伤害男人就能舒舒服服的逍遥法外了苏锐听

 苏迎龙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之意!
 
    “混蛋,你不要胡来!”
 
    然而,回答他的,却是“啪”的一声响!
 
    苏锐直接掰断了苏迎龙的一根手指!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十指连心,这一下直接把苏迎龙给疼的死去活来!眼前发黑的他差点没晕过去!
 
    “是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?”苏锐微笑着说道:“每迟到十分钟,我就掰断你一根手指,我倒要看看你父母什么时候能来到这里。”
 
    千万不要把老子的话当成耳旁风!
 
    苏锐知道,半个小时的时间,以首都的交通状况而言,很难赶到这里,苏锐要的就是让这苏迎龙受到惩罚!
 
    你特么的不是能腾出手来去吃空姐的豆腐吗?
 
    那我就把你的手指头给掰断,看看你还怎么占人家的便宜!
 
    苏迎龙被掰断了一根手指之后,痛的浑身颤抖,对韩步义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点给我父母打电话!让他们带人来救我!啊!好疼!”
 
    韩步义也从来没遇到过苏锐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于是,他连连说道:“好的,好的,少爷,你稍等片刻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已经拨通了苏迎龙父母的电话。
 
    “老爷,您和太太快点来吧,我们这次遇到了个狠人。”韩步义为了防止苏锐听到,把声音给压到了最低:“他说你们每晚到十分钟,他就要折断少爷的一根手指,现在少爷的……”
 
    韩步义本想说“少爷的右手食指已经被折断了”,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已经被那边给打断了!
 
    “迎龙才刚刚回国,就遇到了这种人!等着,我随后就到!”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充满了威严。
 
    “老爷……”
 
    韩步义本想继续强调一下时间的紧迫性的,可是那边却已经挂断了。
 
    “老爷和太太快来了。”韩步义压低了声音,对苏迎龙说道:“少爷,你就放心好了,以老爷和太太对你的疼爱程度,这个人死定了!”
 
    “谁死定了?”苏锐慢悠悠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眼睛转向了韩步义,眼神之中带着戏谑之意:“你下次打电话的时候,声音最好小一点,我可都听到了。”
 
    韩步义听了这话,竟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。
 
    他知道苏锐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,而且他自己已经深受其苦,可现在,老爷和太太还不知道多久能赶到,他必须要想办法先稳住苏锐,否则,苏迎龙要是再被折断一根手指的话,那么后果可就麻烦了!
 
    韩步义说道:“这件事情,我觉得还有的谈,完全没有必要闹的那么激烈,你这是在跟苏家结仇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表面上是在劝解苏锐,可是实际上却是在威胁,潜台词就是——你这样做,苏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
 
    苏锐呵呵的冷笑了两声:“和苏家结仇?你觉得我会怕了苏家?”
 
    韩步义说道:“整个首都,没有人不怕苏家。”
 
   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竟然隐隐的有一种自豪感!
 
    没人不怕苏家!也包括你在内!
 
    “可这却不包括我。”
 
    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两声,否认了韩步义的话。
 
    当然不包括他了,苏家的家主是苏老太爷,而苏老太爷就是苏锐的亲爹!
 
    他用的着怕苏家吗?
 
    “当然了,我觉得你有什么力气还是省省吧,你现在并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韩步义听了,眉头忍不住的狠狠皱了起来!
 
    “我想,你应该明白,什么叫做权力了吧?有些时候,权力和拳力是一码事。”
 
    苏锐冷笑着走到了韩步义的跟前,把他手腕上的手串给取下来,直接拽断,把珠子一颗一颗的扔出去:“我很想让你体验一下自己的人生哲理,体验一下被人踩的滋味儿。”
 
    韩步义已经很惨了,摔得满脸都是鲜血,可是,现在事关立场问题,他不得不主动站出来背锅。
 
    “先前对你出言不逊,是我的问题,只要你放了少爷,我愿意向你道歉的。”韩步义说道。
 
    啪!
 
    回答他的,是一道响亮的耳光声!
 
    苏锐这狠辣的一巴掌,直接把韩步义给抽的趴在了地上!
 
    “我不会放了他,我也根本不需要你的道歉。”苏锐冷冷的嘲笑道:“在我看来,你的道歉一文不值,和垃圾没什么两样!”
 
    这个韩步义先前在车上对苏锐说了一通装逼理论,他认为折磨苏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有钱有势就能够摆平一切,可是,苏锐偏偏不这样看!
 
    你说出来的所有话,都得给我咽回去!打落牙齿和血吞!
 
    你韩步义算是个什么东西?你的道歉又值几个钱?
 
    说完,苏锐并没有再看他,而是看了看手表。
 
    “不知不觉的,又过了十分钟了。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流露出来惊恐的神色!
 
    十分钟的时间一到,难道说苏迎龙又要被折断一根手指了吗?
 
    这就是个魔鬼!一个如假包换的魔鬼!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苏迎龙顿时大喊道:“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!啊啊啊啊!”
 
    就算喊破了嗓子也没用,苏锐抓住他的左手食指,啪嗒一声,又给干干脆脆的掰断了!
 
    这种疼痛很剧烈,让苏迎龙很想就此疼的晕过去,可是他偏偏做不到,反而越疼越清醒!
 
    “混蛋,混蛋!”苏迎龙大骂道!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:“所以……还是希望你的父母能够早点来到吧,这样你也可以少受一点伤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是恶意伤人!如果报了警,够判你十年的!”这时候,韩步义又开始喊道。
 
    可是,他的威胁对苏锐来说没有半点用处!
 
    “那你们既调戏女人又伤害男人,就能舒舒服服的逍遥法外了?”苏锐听了韩步义的话,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一股狠辣的光芒来!
 
    只能你欺负别人,不能别人欺负你?普天之下特么的还有这个道理?
 
    看到苏锐这狠辣的眼神,韩步义本能的感觉到了一阵不妙!
 
    下一秒,苏锐便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,然后狠狠的扔了出去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韩步义的身体撞上了别墅的铁门,而后重重落地!
 
    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够发现,那坚硬的铁门栏杆竟然都被撞弯掉了!天知道苏锐这一下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!
 
    “看来你平日里也为虎作伥的干了不少坏事。”苏锐嘲讽的冷笑了两声:“所以,暂且收点利息。”
 
    只是收点利息而已?
 
    韩步义感觉到浑身上下无处不疼,可苏锐说这还只是利息!
 
    “利息”都这么疼了,那收回“本金”的时候,得疼成什么样?
 
    韩步义真的不敢说话了!他的内心里面满是惊惧!
 
    “你们干过的坏事,每一件都会在你们的身上应验。”苏锐扫视了一下全场,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何,听了这句话,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的韩步义竟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奔驰商务车驶进了别墅区的大门!